集中精神

劉進圖遇襲受傷,一個朋友對我說:「事發後一連三天,我不能集中精神工作。」
或許是性格不同,我的情況剛好相反。工作時,由於精神高度集中,反而不會想起遇襲案;靜下來時,心痛的感覺才會湧現。
記得數年前家父去世,除了因為出席喪禮,我沒有放假,因為我發覺工作時,專心醫治病人,時間容易過,診症的水準也沒有下降。工作,助我走出哀傷。
本文寫於星期天,是馬航客機失蹤的第二天。早上參加彌撒,我負責領經;領經的工作並不算繁重,主要是在適當時候,宣布唱哪首詩歌、讀一段禱文和作簡短的堂區報告。
彌撒中,神父特別叫大家為飛機上的乘客和職員祈禱。我的心神,便集中不了。
飛機失去聯絡前,沒有發出求救信號,是因為爆炸解體嗎?還是劫機者一下子便制服了機長,令他無法求救?
有人推測是飛機失壓,機長缺氧昏迷。照道理,機艙失壓,氧氣面罩應自動跌出來;要兩個失誤同時出現,當然可以,但機會較小。
最可憐是等待消息的家屬,每分每秒都難過。願他們早日得到平安。
「領主詠啊!」身旁的教友提醒我。
我忘了自己是領經,竟未宣布唱哪首歌,便走去排隊領聖體。真尷尬。
顯然,對於彌撒和診症,我的專注程度有別。
罪過。

12/03/2014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多種選擇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驚心動魄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