住家飯

這天下班後,去母親的家。跟母親一邊吃飯,一邊談天,是樂事,是我獲益;奇怪的是,以現今的標準,長大了的孩子跟父母吃頓飯,會被稱讚為「孝順」,真的莫名奇妙。
晚飯中,母親憶述往事。五十年代末,我還未出世,父母在深水埗經營一間小商店,賣日用品和食物。一家人住在擠迫的板間房,收入不多,儘管如此,母親極注重食物,無論如何都不讓孩子捱餓。
下午,姊姊和哥哥放學回來,在店子幫忙,母親去買菜,準備做飯。
一天,有個經常來小店光顧的舞小姐看見我們一家人吃飯,大讚:「食物很香啊!」
那個舞小姐不做飯,若沒有老闆邀請她外出,便叫附近「鱷魚餐廳」送外賣。
「你的外賣更好吃呀!」三姊羨慕地道。
「小妹妹,」舞小姐提議:「跟你交換食物好嗎?隨你選一碟外賣飯,我吃你的住家飯。」
這樣的交換,維持了半年,三姊才要求回復原狀。舞小姐說:「你終於明白了,也長大了。」
「當年你們最常吃甚麼?」我問母親。
「節瓜瘦肉湯、白灼菜心、梅菜蒸肉餅和乾煎紅衫魚。」
我看看桌上的菜,有頭三道,獨欠紅衫魚。我說:「好像很久也沒有吃紅衫魚。」
「那時紅衫魚五角一斤,」母親道:「現在五十元一斤,貴了一百倍。吃鯇魚啦!」
「哦。」我是個聽話的孩子,若以現今的標準。

19/06/2014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快剪和門診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普通人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