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師不易做

農曆新年,飛到愛爾蘭探望神父,他是我的中學英語老師。出發前,母親問:「為甚麼又去?」
我說神父很老了,可能是最後一次。母親道:「這句話,你已說了很多年。」我笑了笑。
在護老院,和神父見面。我說:「你比去年更精神。」
「這個當然,」神父驕傲地道:「我常常做運動。」
在愛爾蘭住了三天,除了跟神父閒談,還有一項任務。神父的一些舊學生,寄了一塊平板電腦給他,希望他能用WhatsApp或Facebook跟大家聯絡。
「你對電腦有甚麼認識?」我直問。
「我只懂得按開關。」神父十分坦白。
我暗忖:「三天時間,如果能教會他WhatsApp,已是很大的成就。」
我一邊講解軟件的用途,一邊鼓勵他嘗試和舊學生溝通。他的舊學生很熱心,傳來好些短訊和相片。
練習了半小時,神父叫停。我問覺得怎樣,他反問:「其實為甚麼不寫信或打電話?」
「用WhatsApp較方便吧。」
神父皺皺眉說:「寫信和打電話也很方便。」
教學成敗的關鍵,是能否引起學生的興趣;我示範用平板電腦接收世界各地資訊,包括教宗的最新消息。神父的反應,是禮貌式的點頭。
經過三天的努力,用盡千方百計,似乎沒有多大成果。我向神父說:「當老師很困難!」
「對呀,」神父笑道:「尤其是你要學生交功課,但學生根本不想做功課。」

05/03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嫁給醫生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最低消費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