卑 賤

這天阿康來覆診,他二十三歲,一如以往,由萍姐陪同。萍姐是阿康的家傭,從小到大照顧他。
「萍姐是我半個媽媽,」阿康說:「我會努力工作,將來照顧萍姐。」
「傻孩子。」萍姐甜絲絲地笑道。
「父親同意了麼?」我問。
「終於同意了。」阿康展示一個勝利的手勢。
阿康中學勉強畢業,成績糟透了,念過一些專上課程,但都不能完成。父親是開會計師樓的,曾安排阿康在公司做不同的崗位,但他做不來。
「我不是讀書材料,也搞不清那些文件和電腦檔案。如果一定要在父親的公司上班,我只勝任清潔工人。」阿康頓了一頓,續道:「其實我不介意做清潔工人,但父親介意。」
阿康和父親吵了很多場,父親終於同意讓阿康走自己的路。他現在是水喉學徒。
「成功找出漏水的地方,把它維修好,甚有滿足感,也能解決人家的煩惱。」阿康高興地說。
「你可能是全港唯一坐平治上班的水喉學徒。」我笑道。
「區醫生,」阿康說:「別取笑我了。那是第一個月的事情,現在我天天乘港鐵。」
「你住的地區沒有港鐵。」我瞄瞄他的住址。
「司機送我去港鐵站。」阿康尷尬地回答。
「你開朗了許多。」
「我很同意師傅的話,」阿康大力點頭道:「師傅說:『世上沒有卑賤的職業,只有卑賤的人;一個人是否卑賤,跟職業無關。』」

29/05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為甚麼還沒有痊癒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快 樂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