娛人娛己

下班後,我致電三叔,問可否上他的家吃晚飯。
「你三嬸約了舊同事,」三叔道:「阿光說他去深井買了一隻燒鵝,邀請我去他的家吃,你也來吧!」光叔是三叔的知己。
「要不要帶點手信?」我問。
「準備好了。」三叔回答。
三叔和我在地車站會合,但見他只帶了他的新玩具──夏威夷小結他。
「沒有禮物嗎?」我問。
「為他獻唱金曲,就是最好的禮物。」三叔蠻有自信地道。
三叔和光叔的友情,經歷了八十多年,探訪時有沒有手信,實在無關痛癢。
我吃着燒鵝,喝着啤酒,細聽三叔和光叔憶述兒時趣事,一樂也。飯後,三叔拿出小結他,我問:「又唱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嗎?」
「不是啊,」三叔笑道:「剛學會新曲。」他輕掃小結他一下,唱的是《梅花》。
我並不陶醉於三叔的歌聲,但被他的台風吸引;一個胖嘟嘟的老人,抱着小結他自彈自唱,單是造型已值八十分。
唱罷,光叔和我歡呼。
三叔道:「我發覺一個奇怪現象。」
「甚麼?」我問。
「當我唱得不錯,聽眾會讚好;當我失準時,他們好像更開心。」
光叔立刻高叫:「我超級開心呀!」
大家都笑了。

27/08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笨小孩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賀 壽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