飲品的溫度

這天跟W醫生和他的太太吃午餐,主菜過後,侍應問想喝甚麼,我選了冰檸檬茶,W醫生和太太要咖啡。
冰檸檬茶是我最愛的飲品,差不多每天一杯;我喜歡茶香中混着酸和甜,冰凍的感覺很清新。
是否上了癮?應該沒有那麼嚴重。偶然一天沒有機會喝,日子還是可以過的,只是睡前祈禱中,我會和天主閒聊:「謝謝你今天賞給我的食糧,但為甚麼沒有冰檸檬茶呢?」
W醫生是我的同學,W太太既信西醫,也信中醫。W太太對我說:「按中醫理論,人不應該喝冰凍的東西。」
「為甚麼?」我問。
「人是溫血動物,喝冰水,就像把冰水澆在一塊燒紅了的鐵上,熱驟變冷,大傷元氣。」她解釋。
「這個說法也有點道理,」我想了想道:「但人的體溫是三十七度,燒紅了的鐵是四百八十度,這個比喻是否過度了?」
「身體有調節機能,」W醫生嘗試下一個中肯的結論:「冰凍的飲品只要喝得不多,又喝得慢一點,應該可以適應。」
我沒有再說下去,但繼續喝冰檸檬茶。
「太太一向反對喝冰凍的飲品,」W醫生又道:「以往我喝很多,但不知為甚麼,近兩年口味似乎轉了,喜歡熱飲,例如熱咖啡、熱紅茶和熱開水。」
「我知道原因。」我說。
「哦?」W醫生頗出奇。
「因為你已變了阿伯。」我直道。

01/10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自 由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好評如潮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