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用

周末,上三叔的家吃晚飯,三嬸買了肉蟹,我吃得津津有味,卻見三叔悶悶不樂。
「白天做了甚麼?」我問三叔。
「跟老陳、老李和老張打麻將。」
記得十多年前,他們是三叔的麻將友,都住在港島西區,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天,四人相聚,一邊竹戰,一邊口戰,互相取笑作弄。後有陳伯伯移民加拿大,李伯伯遷家上水,麻將局便散了。
「老友重逢,應該很開心啊!」我說。
「可惜老陳和老李都患了早期腦退化,」三叔嘆道:「老張的腦袋清醒,但因糖尿病併發症,右下肢切掉了。」
我沒有作聲,三叔續道:「打麻將時,我不斷提醒老陳和老李摸牌,以免『小相公』;他們碰牌後,又要叮囑他們打牌,以免『大相公』。」
「張伯伯不用你幫忙吧。」我說。
「老張患糖尿病,頻頻上廁所,我就扶他去。一整個下午,我都很忙碌。」
我可以想像,看着患病的朋友,心情難免感慨。
「說來奇怪,」三叔道:「這兩個腦退化的朋友,依然懂得食糊!」
我笑了,並問:「戰果如何?」
「這就是我悶悶不樂的原因,」三叔說:「對着三個老弱殘兵,我竟然一個輸三個,我真沒有用呀!」

05/11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求心安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好奇的孩子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