退 休

久不久會和H醫生吃午餐。H醫生六十多歲,私人執業,病人常常把診所擠得水洩不通。我看看手錶,他已遲了二十五分鐘。
「對不起,這頓飯我負責結帳。」H醫生終於出現。
「這個當然啊!前輩。」我說。
「別叫『前輩』,」H醫生皺皺眉道:「叫『師兄』好了,不要把我叫老,最多下一頓飯也是由我作東。」
H醫生待朋友甚大方,隨便說個理由,他便會宴客。
「都六十幾歲了,財政狀況充裕,為何還不退休?」我直問。
「你看我有沒有變蠢了?仍能行醫嗎?」他反問。
「應該是蠢了,」我笑說:「否則怎會想不到退休行樂?」
「私家醫生就是有這個困局,」H認真地道:「年紀愈大,體力下降,但病人愈多。我還未向病人表達退休的念頭,已有病人說:『等我死了,你才退休吧。』」
這頓午餐的話題,圍繞着退休。
「生命無take two,」我大發偉論:「工作固然有意義,但人生講求平衡,我們既為他人而活,也為自己而活,不宜過度傾斜,迷失於工作中。」
雖然我是後輩,但這番話,似乎觸動了H醫生的困惑,但見他苦苦思量。
「師兄。」我輕聲道。
「別吵,讓我再想一想。」H醫生揮手着我住口。
「我也不想打擾你,」我指指他身旁的侍者說:「但人家等你結帳,等到差不多退休了。」

13/11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訓 練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曾 經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