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 口

半個月前,三叔找家庭醫生做身體檢查。
「為甚麼不讓我為你做?」我問。
「怕你拿着報告,訓示我這個那個。」
上星期,報告出來了,我問三叔:「有何發現?」
「醫生說樣樣都高,」三叔沮喪地道:「膽固醇高,尿酸高,血壓高,體重高。只有一項不高。」
「哪一項?」
「個子不高,一點五四米。」三叔喜歡自嘲。
「醫生有沒有叫你戒口?」
「他簡單地說了一遍,」三叔道:「但他補充,八十多歲的人,戒口不必嚴格。他是否暗示,我時日無多,所以不用認真戒口?」
「我叫你戒口,你說我訓示;人家叫你不用嚴格戒口,你又擔心是否有暗示。」我笑道。
這天上三叔的家,但見他愁眉苦臉,原來是痛風症發作。
「昨天吃了甚麼?」我問。
「和阿光提早慶祝冬至,大魚大肉,又喝了酒。」光叔是三叔的老朋友。
「尿酸高的人,不宜喝酒啊!」我提醒他。
「真的一滴酒也不能喝嗎?」三叔的語調接近哀求。
「這個嘛……也不是一滴酒也不能喝的。」我有點心軟。
「可以喝多少?」三叔的目光充滿希望。
「一滴。」我堅定地道。

18/12/2015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付出和收穫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WhatsApp問病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