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費彈藥

聰聰八歲,左腳長了一顆疣,是病毒感染。
此病沒有多大危險,卻擾人,因為有傳染性。聰聰的媽媽嘗試外塗藥物,但沒有改善。
我給他們講解各種治療選擇,並補充:「一種疾病有多個治療方法時,通常表示沒有一個方法可保證成功,否則其他選擇早被淘汰了。」
聰聰和媽媽商量了好一會兒,決定使用冷凍治療。
我給聰聰心理準備:「待會噴液態氮時,會有點痛,但不是很痛。」
一二三,開始。
聰聰大叫,比孕婦產子還厲害。每個人的忍痛能力不同,或許聰聰是特別怕痛吧。
四星期後,聰聰覆診,由爸爸陪同。
疣是比之前小了,但未痊癒,我建議再做一次冷凍治療。
「好。」爸爸說。聰聰沒有開口反對,但表情是不願的。
我開始。
奇怪了,聰聰沒有叫。我順利完成。
爸爸的手提電話響起,他走出診症室接聽。我稱讚聰聰:「你的忍痛能力進步了。」
「痛是一樣的,」聰聰搖搖頭道:「只是沒有大叫?」
「為甚麼不叫?」
「上次是媽媽同來,」聰聰說:「我大叫,事後媽媽買了一個玩具給我;這次是爸爸,我知道就算大叫,他也不會買玩具,我就無謂浪費彈藥啦!」

29/01/2016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那年冬天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欣 賞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