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每周上班六天,工作,工作,再工作,很累,需要休息一下,便飛去日本遊玩四天。
就只有四天,為了善用時間,當然是早機去晚機返。
放假前一天,病人特別多,很晚才下班,很晚才吃飯,很晚才開始整理行李。一切都準備妥當,看看牆上的大鐘,啊!原來已是凌晨一時,次天,不,是當天六時半便要起床。立刻跳上床,還安慰自己:「不怕,飛行時間是四個多小時,可以在機上小睡。」
揉揉眼睛起床,吃過早點,出發。
飛機上,有許多精采電影,看完一齣,餘下的時間不足夠看另一齣,本應睡覺,但還是忍不住看半齣。半齣也要看?對呀,因回程時可以看下半齣。
第一晚,是陌生床,一個枕頭太低,兩個太高,睡不香,一夜醒數次。
第二天,大清早出發,很晚才回酒店,泡完溫泉,甚舒暢,本可睡覺,卻又開電視,發現直播西甲足球聯賽,球星C朗也有上陣,當然不能錯過。於是,差不多凌晨二時才睡覺。
第三天,很疲倦,同伴們竟說安排了遠足。救命!
最後一天,自由活動,當然是血拼。一公里長的購物街,很難不受引誘,買完又買。
登上回程飛機,繼續看電影。抵家,已是晚上十一時,卸下行裝,糟糕,還未寫稿!
重新投入工作,相比旅行,其實是輕鬆的,精神奕奕看完所有病人,也不覺累。原來工作才是休息。

04/03/2016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付 出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美味的午餐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