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 慰

芳芳八歲,由母親帶來看我。比芳芳小三歲的弟弟也一同前來。
我為芳芳檢查後,確定她的右腳長了疣;我講解不同的治療方法,她的母親最後決定使用冷凍治療。
「痛不痛?」芳芳問。
「有點痛,是可以忍受的痛。」我坦白地回答。
芳芳的神情變得緊張。
我着芳芳躺在手術床,她照做,但我還未開始治療,芳芳便哭了。
看見姊姊哭,弟弟顯得頗憂心。我給弟弟任務:「你去安慰姊姊。」
他猶豫。
「快去安慰姊姊吧!」我加重語氣。
「哎呀!」五歲的弟弟說:「我不知道怎樣安慰人。」他一臉為難。
我故意裝出嚴肅的面孔,不直接教導,希望他自己想出辦法。我只提議:「你走到姊姊身邊,說些安慰的話。」
弟弟搔搔頭,然後走到床邊,用手輕拍姊姊的肩,並重複說:「姊姊,我安慰你。姊姊,我安慰你。」
我忍不住笑了。
說來奇怪,這樣的安慰說話,竟然產生效果,芳芳沒有哭,讓我順利完成冷凍治療。
又或許沒有甚麼奇怪。安慰的本質,是關切之情,是人與人之間的愛,遠遠超越言語。

28/04/2016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唐 突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百分百相信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