觸動人心

認識一位同行,愛寫新詩,久不久會讓我讀讀他的新作。
念大學時,我也寫過新詩,發覺這種文體的最大好處是自由,長短隨個人喜歡,寫情寫景皆可,意念浮現,即能下筆,甚至不必太計較這一句和下一句的連貫性。總之,寫得暢快。
可是,問題也是太自由。寫完了,拿去給朋友看,他們有些不作聲,有些只點點頭,有些特別老實,會問:「很艱深啊!這是謎語還是智力題呢?」
我開始想,怎樣才算好的新詩?
古詩的結構嚴謹,平仄和押韻必須弄清才可寫,也就是說,如果發現某一首詩的平仄押韻不對勁,很大機會這不是好詩。我說「很大機會」,是保險,因世事總有例外。
新詩沒有嚴謹的要求,於是你可以把一篇不大流暢的散文,切成一句句,甚至把一句再切碎,分行排列,便看似新詩了。
究竟該如何評定一首新詩的好壞呢?
想了又想,我的結論是,能觸動人心的,便是好詩。
有文學修養甚高的朋友說,《再別康橋》只是不錯的新詩,但不算出色。以我的標準,《再別康橋》極出色,因為它深深地觸動了我,令我特地走去康橋一次,撐着小舟,欣賞河畔的金柳。
文學,畢竟不像奧運會般以時間或距離來量度,也不是民主普選,以投票分高下。你讀了,覺得好;對你來說,它就是好了。

26/05/2016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衣 着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挽救婚姻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