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過去,也是現在

我是個怕辛苦的人,周末下了班,本有許多輕鬆事情可以做,例如和好友吃頓晚飯、靜心欣賞林憶蓮的《野花》唱片,又或跟母親一起追看《琅琊榜》,都是很舒暢的選擇,然而這夜,我又來到維園,在一片燭光中度過。
「都過了二十七年,坐在這裏有甚麼作用?」一個小朋友問我。
「在這個特別的晚上,」我說:「燃點一根蠟燭,是我唯一能夠做的事情,為了那些犧牲了的同胞。」
悼念一群為公義和理想而死去的人,有點像悼念養育我多年的先父,表面上沒有甚麼作用,但我就是會這樣做。
「事情都過去了,放下吧!放下才會自在。」小朋友繼續規勸我這個頑固的長輩。
「八九六四,」我緩緩地道:「是過去,也是現在;許多人仍因此受苦,許多人仍因此奮鬭。」
時間確是會把情緒沖淡,這夜,我的心情沒有很大的波動,也沒有掉淚,但記憶還是深刻的,默坐在燭光中,讓我思考了許多問題。
「想到了甚麼嗎?」同伴看見我發呆良久,終於忍不住問。
「明年繼續想。」我答道。人到中年,明白有些事情是急不來的,儘管你的主觀意願是希望快些實現。
維園的出口,有好幾株影樹,開得很盛,鮮紅如血,在六月。

09/06/2016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英明決定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人生的意義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