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又做同樣的夢了。

每次做這個夢,我知道昨天晚上我又發燒了。每次發燒,我都會做同樣的夢。

夢裡的我,高高在上,看著地下的東西。人,變得很小,房子,只看到屋頂;風,颼颼地在耳邊吹過,我感到一陣陣的寒意。

也許,這種寒意,是由於我在發燒的情況引起的感覺,那是一種刺骨的冷。

然後,我會有一種懸空掉落地下的感覺,就像坐海盜船或過山車衝下去那一剎的感覺,整個人離心了。

我原來在一步一步的飛躍,向前走。我走得比車子還快,人群像一群螞蟻,遠遠地墮後了。

我的心在發毛,一種沒有安全感的意識,緊緊地揪著我的心,叫我提心吊膽。

然後,我看到了一些東西。這些東西,不是屬於我的。或者應該說,在我的生命裡,還沒有出現過。如果沒有在我的生命裡出現過的,為甚麼會在夢裡出現?

而這些東西,或景物,很多時候都帶有某種感官的刺激,或是某種特定的情緒。因此,我通常會很清楚記得,醒後,我還能回想一下。

夢到底是甚麼?或者,夢,在人的生命裡,有甚麼意義?

我在中學的時候,有次在夢裡看見有一個很大的房間,或者是一個大廳,很光亮的,因為天花安了密密麻麻的光管。然後,在整個廳裡,放滿了一張張的鐵床,上面躺著一個個被紗布密密地包裹像木乃伊一樣的人體。

我一不直不明白這個夢,直到我進了醫學院,第一天上解剖課的時候。

教授說完了介紹,就帶我們進入一個課室。「這裡,就是我們未來一年學習解剖屍體的地方。」他說。

當時我在後面。我隨著前面的人驚訝地慢慢移進課室裡。我也驚訝得站住不動了;一個大廳,很光亮的,天花安了密密麻麻的光管;整個廳放滿了一張張的鐵床,上面躺著一個個被包裹得像木乃伊一樣的屍體。(夢‧四之一)

By Dr. LinkQi

撰文:寧智 (執業西醫)

摘錄自:經濟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09/03/2006

 

 

 

 

 

╭☆ ~0_0~ 歡迎光臨 Dr.Link's 醫訊定格 ~0_0~★╯

Proud of you ~> Fiona Fu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