摒 棄

凌晨四點,我獨自在英皇道行走。空蕩蕩的回廠電車在揚長地行過,在杳無人迹的街上,車輛放肆地發出刺耳的聲響。

這曾是我熟悉的地方。我在這裡讀書、長大,小學、中學、大學;這就是我簡單的世界觀,由家裡的小孩成長,上大學,當醫生,領薪水,全家高興。

然而,這就是這樣一個世界。如果,你發現有太多的東西適應不了,你的祖先,大概是外星人,不屬於這個世界。

可是,我在自己還沒看清楚這是怎樣一個世界,又或是我有甚麼適應上的問題,這星球已宣告我是不屬於這裡的。

用我父母的說話來說,我本來有美好的前途,穩定的收入,甚至也有個人的夢想家人的期望,但隨著明天的來臨,也就是天亮的今天,一切將化為烏有。

我定睛看著地面的一塊垃圾,一張紙巾,屬於這個世界而且有位格的紙巾,被棄、可憎,並能喚醒人類某種良知和使命的東西,某程度上,比一個已被世界摒棄的人來得有意義。

而我作為一個人的意義,將會在今天判定;但此刻最有意義的事,是吃一個早餐,吃飽了,然後可以有力上路。

我呷一口咖啡,看著天空吐出魚肚白,遠方的法國號在鳴泣。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我胸膛的橫隔膜在隱隱作痛,我想整理一下我的思緒,然後一字一字地慢慢吐出來;我是醫生,活著,我無憾。
(遺憾‧六之一)

 

By Dr. LinkGi

撰文:寧智 (執業西醫)

摘錄自:經濟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28/07/2005

英 皇 道

Beautiful night view of Hong Kong ~0=0~

Beautiful night view of Hong Kong ~0=0~

╭☆ ~0_0~ 歡迎光臨 Dr.Link's 醫訊定格 ~0_0~ ★╯

 

 


AMANI ~> Beyo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