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中人

嘟嘟、嘟嘟... 鬧鐘的響聲。瞇著眼看看窗外的魚肚白,才五點半,身邊的你慵懶的眷顧床上,不願起來。叫喚你兩聲後,不知不覺又沉沉睡去,醒來已趕不上返學時間,匆匆叫醒子女,送小女兒乘計程車去。

每晚,忙碌工作過後,享受著深夜的寧靜,偷一點閒,挺幸福的事。戀在床上,想起昨夜的留言「咁就乖啦!」好親密的口吻,串連起上次的留言「兩日無見,係咪好掛住我哩?」好一對熱戀中的愛侶,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之感,告訴別人是普通朋友也不會相信。留言中好乖的你,對我來說一點也不乖,不喝啤酒便很乖?難道「乖」的定義就是這般狹窄嗎?我倒覺得,你將整份薪酬給了我,是挺乖呀!

還記得昨夜說過的話,並質疑自己竟有一夜的酣睡?還是要多謝你把我訓練到如此豁達境界。我想著,沒有你陪伴身邊共渡餘生,我該會是怎麼樣?能否強過一個人獨自面對所有的困難?換光管時,用不著自己發著抖爬上用櫃子和椅子疊起來的高度;門鎖壞了,不用自己跑到五金舖買零件,還拴得滿臉汗水;花費不夠時,不用擔心收入的問題;廁所水箱漏水,天花頂灰水跌落,全都有你去修理... 天若要塌下來,至少還能有個你,替我扛著。可是這些年來,愛你的心慢慢淡下來,淡然如白開水,聚散已無關痛癢;像一個被蟲蛀壞了的蘋果,不能回復最初的鮮色無缺。

男人與女人,在孤單的時候,心境迥然不同。潛在的突破,意識控制著你的動力,去尋求改變。而女人,多半在遇到困境時,變得軟弱,只想找一棵結實的大樹來依靠。人生何其長,何其短,有方向的,沒方向的,都在這條路上走;快樂的,不快樂的,唯獨是造出不同的沿途風光。

這些年來,令我不想再持續編織這張網,太多空洞。本不相信愛會死亡,縱然心愛的人離開,我相信那份愛,始終會活在腦海裡一段歲月。

如果說,親情像歷史一樣,發生了便永遠不能改變;那麼愛情是否經常的在變動?美麗的花,不會永遠不凋謝,微風也不會永遠在身邊吹拂;愛突然來臨,不會是因為做了特別的努力;然而愛一下子走了,是因為做了特別傷害的事;在冥冥之中,由心發出的那一份最自然的感覺,唯有懂得珍惜的人,這份感覺才會有光采,才會歷久不衰,才會特別與眾不同。

曾經是午後雷雨的天,持續到晚上。沒有星星的天空好空洞,對於一個習慣伏在窗邊看月亮的人來說,沒有月亮,沒有語言。夜深刮著的寒鋒,想起你手心的溫暖,曾在背上輕輕嫵弄,更覺夜色的淒寒。你從沒批評過我的體態,還說你之眼光獨到,稱讚我是最好的;但在花花的世界裡,我們還能有多少的抵抗力?能抗拒那些誘惑呢?

往事如同斷垣殘瓦,沉重得叫人不想呼吸;青春卻如一張退色的花紙,歲月洗禮下,就這麼淡淡退去。一道好吃的菜,不需太多的醬料,才能吃出單純的原味。我還能堅持地不願作改變嗎?還能堅持地淡泊無非嗎?卻在一朝弄髮時,驚見青絲折染的白髮;落落看著來時的路,足印由淺曉漸漸走入深夜,由規律而逐步踏雜不穩,甚麼是相扶持?我有的也只是孤立獨攬,然再也不說「愛情」二字,徒傷折腸。

翻出你寫給我的十多封信,以往那一點點感動的感覺溜到哪裡去了?誠然今天的你,工作似乎如彩雲一般,多姿多彩而飄忽不定,雖說某些故交已是舊情不相連,哪管男已婚、女已嫁,你說是不是!

只是在心底,握著的是綿密、紊亂的一張網。有一天,當我的天空逐漸失去了藍,心痛的眼神全數丟給了虛浮,愛神的瞳孔一直沉睡不醒,靈魂在密林媕著鞦韆,我只有困在黑壓壓的一張網裡,因為遺失了愛人的疼愛,天地全變。

By Annie~ Wednesday, 1 December, 2004  

情已逝

哭了有再笑的時候
笑了有再哭的時候
每一個愛都成為一種牽掛
織成網子把我們籠在其中
沒有自由
除非你倦了麻木了
不想哭也不想笑
不想去牽掛
不再有情
你可以活得很好
比甚麼人還精彩
只是我不明
這該不該稱為一種完美?

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情人...

瀏覽名冊

╭☆ 歡迎光臨 Annie's 彩虹之家 ★╯
彩虹之家

訪客名冊

手寫我心

聯絡Annie

← 如何告訴她關於妳的出現

天國的階梯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