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酒

三叔和光叔在家堻黹s。我問:「喝酒有甚麼好?」
「就是喜歡,」三叔道:「正如你做醫生,為甚麼喜歡讀《相對論》?」
「很實用呀!」我回答:「學了點皮毛,便知道小巴司機飆車也有好處。」
「有何好處?」
「例如一個司機工作四十年,每天八小時,平均車速為七十公里,《相對論》說移動的物體的時間過得較慢,這個司機退休時,會比坐辦公室的人年輕一些。」我說。
「年輕多少?」光叔亦感好奇。
「 0.0000007秒。」
「呸!」兩人異口同聲。
我即以醫生的口吻訓話:「醉酒對身體不好。」
「說的也是,」三叔道:「尤其阿光,醉酒總鬧事。」鬧甚麼事呢?我倒有興趣聽聽,三叔便說了一宗。
有一次,光叔在酒吧喝了數杯,開始胡言亂語。他對酒保說:「給我威士忌。」
酒保見光叔已醉,不肯給他,並着他回家,光叔惟有走出正門。過了五分鐘,光叔從側門進來,說:「給我威士忌。」
酒保再次拒絕,光叔離開。又過了五分鐘,光叔從後門進入酒吧,提出同樣的要求。酒保不耐煩道:「阿叔,都說不賣給你!」
光叔呆了半晌,問酒保:「你究竟在多少間酒吧工作?為甚麼每間酒吧都見到你?」

04/10/2009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appledoctors@hotmail.com

← 酒後真言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選擇反應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