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夜

我一向是個怕辛苦的人。去維園參加集會,其實很辛苦,坐在地上一個多小時,無論轉換多少個坐姿,不是腿痹,就是腰痠。去年是二十周年,參加了;今年本想休息,結果還是要去,為甚麼?因為政府沒收民主女神像。
每個人心中,都有一條底線;當你踏到我的底線,我就必須站出來。
第一年的六四集會,很多人落淚,唱《血染的風采》時,我的視線模糊不清,點點燭光彷彿化成朵朵白菊,向英魂致敬。二十一年過去,痛楚漸減,哭泣的人少了,但人們的臉上,展現一股堅毅、一份期盼。
聖經說:「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,因為天國是他們的。」
但願每個基督徒,無論身處哪個位置,皆銘記金句。當感到左右為難時,願我們能勇敢地捍衞真理,千萬別反過來逼迫義人。
終有一天,我們都離開塵世,權力、金錢、地位只是過眼雲煙。基督徒最後要向誰交代?想一想,就知道今天該怎樣生活。
大會奏出《血染的風采》:「也許我長眠,再不能醒來;你是否相信,我化作了山脈?如果是這樣,你不要悲哀,共和國的土壤埵釦畯怚I出的愛。」
我們對國家的愛,為甚麼不可以少一點悲壯,多一點歡樂?此問題在腦海中游走多時,卻沒有答案。
坐在地上,真得很累,索性躺下來。維園的上空有一朵雲飄過,很亮麗;十五萬點燭光,照亮了天空,照亮了大地,照亮了人心。

11/06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appledoctors@hotmail.com

← 忙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各業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