困 惑

一個在深切治療部工作的讀者傳來電郵。希望她不介意我在這堣猺z內容。
「區樂民醫生:
在書展買了你的新結集。星期天吃過早餐,躺在沙發閱讀,很舒服。
每天在醫院打拼,我確是挽救了一些生命,但同時擔心,會否搶救了一些病人自己也覺得是太疲憊的生命?
在資源有限的藉口下,我們每天都在取捨。這個病人值得搶救,送進深切治療部;那個希望較小,留在一般病房吧。
可是我們也是人,會犯錯的人,我們憑甚麼扮演審判者的角色呢?
當然,我們有客觀指引,令工作不致太困難,但這些客觀指引,會隨時間改變,它們是否真的客觀?
再者,客觀指引並不考慮每個人的生命價值。如果一個高官和一個乞丐患着相同的危疾,所有生命指數都一樣,唯獨高官的年齡比乞丐老二十年,按指引,我們應該送那個較年輕的乞丐入深切治療部,但現實呢?
當客觀指引可以『彈性處理』時,它還算不算客觀指引?
如果真的有造物主,為甚麼祂不把人類的壽命劃一為七十歲?不論貧富,都活到七十,世界不是更公平嗎?
萍上」
人有困惑是好的;有困惑,代表重視生活,願意用腦去想。
遇上困惑,可徵詢旁人,但更多時候,需要自己找出答案。對於萍的疑問,我沒有獨到的觀點。
一個多月前開始學長笛,我目前最大困惑,是怎樣吹好高音C。我相信,如果可以克服高音C,將來必定有能力解決人生中更大的困惑。

07/08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appledoctors@hotmail.com

老的徵兆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選擇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