嚴 禁

我住的屋苑,有一條海濱長堤,晚上我喜歡在那媞岳B,在濕潤的海風中看看明月,還有垂釣的閒人,心情頓覺輕鬆。
這天我又走到海邊,想起些事情,即致電管理處。
「請問有甚麼事?」護衞隊長在電話筒中問。
「我看見十多個人在長堤釣魚,」我說:「但告示牌寫着『嚴禁釣魚』。我應該怎樣理解這個現象?」
「職員通常會勸籲他們離開。」護衞隊長說。
「是嗎?」我瞄瞄前方道:「這埵陪蚨瑊z員當值,他和釣魚的人有說有笑,似在聊天,不似勸籲。」
「唔……」護衞隊長有點尷尬地說:「學校的社工,想教育頑皮學生,也會先跟他們混熟,一步一步的開導吧。」
「如果屢勸不改,你們可以怎樣?」我又問。
「其實嘛,」護衞隊長嘆道:「也不可以怎樣。我們無權沒收釣魚工具,亦不可罰錢,更不能查看身份證。再者,釣魚的人大多數是業主,是我們的老闆。我們可以怎樣?」
「你的意思是,長堤雖然嚴禁釣魚,但如果我拿支魚竿釣魚,也是可以的。對嗎?」我追問。
「對。」護衞隊長直道。他大概在想,這是甚麼日子,竟碰着一個問長問短的麻煩住戶。
「可否多問一個問題?」我又說。
「可以的。」護衞隊長的耐性甚高,有條件當學校社工。
「長堤上還有一個告示牌寫着『嚴禁騎單車』,」我說:「如果我騎單車來長堤釣魚,也是可以吧?」
電話筒傳來深深的嘆息。

12/09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appledoctors@hotmail.com

祖傳秘方的出路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的年代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