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神父說我是魔鬼

這個命題,當然只是假設。
如果神父說我是魔鬼,那是嚴重的指控,我不高興,甚至憤怒,也很正常。
以我的性格,不高興的感覺很快便過,接着我會想:「神父為甚麼那樣說?」
其中一個可能性,是神父的精神有問題,以為我是魔鬼。若真如此,派人叫神父的上司澄清是無謂的,正確的做法,是請神父的上司帶神父看醫生。
神父的上司就算肯出來澄清我不是魔鬼,又如何?神父繼續認為我是魔鬼,即使因壓力不再說出口,他心堣揖i以那樣想。
神父說我是魔鬼,神父的上司說我不是魔鬼;大眾的觀感,並不會像足球比賽般一比一打和。
如果神父沒有精神毛病,我便得反省,自己是否做了甚麼不義的事情,令他有這種想法?
捫心自問,明明遵守法律去賺錢,沒有甚麼不義啊!
噫,等一等,沒有犯法的人,仍可以是不義。
比方說,一個醫生因為趕着去看電影,在街上見死不救,他沒有觸犯任何法律,但那是不義。
如果神父說我是魔鬼,我會約他到一個平和的地方,好好詳談,無論誰對誰錯,找出問題所在。那是務實的做法,也是漂亮的做法。真誠,總能換來尊重。
我不會採取法律行動控告神父誹謗。即使勝了官司,也沒有多大意義。神父賠錢?神父的銀行戶口,通常只有數千元。

06/11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appledoctors@hotmail.com

過馬路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彩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