結果

和三叔登上一輛計程車,司機三十多歲。

「昨夜和Kitty去了哪裡『威』?」司機正以免提裝置講電話。

我說出目的地,他揚一揚手。

「我怎樣?和Betty處於冷戰,女人是很難了解的動物。」

他轉個話題:「阿偉有沒有約你打麻將?」

女人可能很難了解,但這個司機不難了解,

短短十分鐘,我已頗了解他有甚麼朋友,

除了Kitty、Betty和阿偉,還有喜歡一腳踏兩船的阿雄、

以借錢度日的傑仔、每星期上一次大陸尋歡的彪哥、

熱愛名牌的Sally和只有八十九磅但仍要減肥的Sharon。

我終於忍不住說:「司機先生,可否集中精神駕駛?」

「我一眼關七,很安全的。」他繼續天南地北說個沒完。

忽然,前面有個路障,計程車被截停。

警察著司機出示駕駛執照,打算告他超速。

他嘆道:「真倒楣!」

其實他談電話時,收音機播過慢駛提示。

下車後,三叔說:

「一個人連自己的工作也不尊重,是不會有好結果的。」

14/07/2005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新橙和舊橙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抄筆記 →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每天都快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