抄筆記

我寫字的速度不快,剛念大學時,為此感到懊惱。

教授們放幻燈片講解,快速得像看動畫,

比如一張幻燈片有四個要點,抄得頭三點就看不到第四點,

即使幸運地抄齊四點,也聽不到教授說甚麼了。

漸漸,我發現抄得慢也有好處,因為可以索性不抄,

只集中精神聽講解,下課後,才向天生異稟、

寫字快速兼整齊的同學借筆記影印。

可憐的是這些擁有超能力的同學,

筆記常常被人借去不還,最後得影印自己筆記的影印本。

時下的大學生是怎樣抄筆記呢?

如果我現在念醫學院,大概會以數碼相機拍下老師的投影片,

然後用電腦溫習。甚麼?老師不許拍照?

好奇怪的邏輯啊!為甚麼准抄不准拍?

醫學院的課程裡,有性病學。

記得有一次,我和一個女同學坐在巴士的最後排,

我問她借筆記,她努力地在書包找了一會兒,

惆悵地說:「我只有梅毒、淋病、陰虱和滴蟲,獨欠泡疹。」

我看看前方,所有乘客都回頭瞪著我們。

15/07/2005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結 果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快樂在你手 →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每天都快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