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精的毒性

晚飯後到三叔的家,他的老朋友光叔正和他喝酒。
我皺皺眉說:「兩位大叔,別喝得太多,對身體不好。」
光叔的面頰泛著微紅,笑道:「樂民,你這句話說了很多年。你看,我仍硬朗呀!」

說得也是,光叔上個月慶祝八十大壽;
我雖然注重健康,但能否活到八十,是個未知數。
只見光叔又喝一口,慨嘆道:「人老了,舌頭變得麻木,酒味好像愈來愈淡。」

站在一旁的三嬸閃過狡猾的眼神,我跟她走進廚房,
她如實說:「確是混了些蒸餾水,以免他們喝壞肝臟。酒精很毒。」

想起中六那年,有一次我在三叔家裡練習解剖,光叔拎著一瓶雙蒸酒來。
為了讓光叔明白酒精的毒性,我做了一個實驗,
我把一條將要解剖的活蚯蚓放進杯子,然後灌以雙蒸酒,蚯蚓立刻死去。

「你知道這證明甚麼嗎?」我以教訓的口吻問光叔。
光叔認真地想了想,回答道:「喝酒可以殺掉肚裡的寄生蟲。」

25/11/2005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無條件的母愛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蝗 蟲 →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每天都快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