牙醫

我 對 痛 的 感 覺 很 敏 銳 , 更 直 接 的 說 法 是 我 很 怕 痛 。
一 年 看 一 次 牙 醫 , 他 總 說 牙 齒 沒 有 大 問 題 , 洗 一 洗 便 是 了 ;
這 「 洗 一 洗 」 說 得 輕 鬆 , 我 卻 認 為 是 酷 刑 。
他 用 一 支 尖 尖 的 東 西 , 大 力 刮 呀 刮 , 還 問 我 痛 不 痛 ,
然 後 是 超 聲 波 震 動 工 具 , 震 得 每 顆 牙 都 發 軟 , 淚 水 自 然 湧 出 。
終 於 完 成 了 , 我 第 一 時 間 跳 起 來 , 說 聲 謝 謝 便 奪 門 而 逃 ,
那 句 道 謝 明 顯 的 不 衷 心 。 所 以 我 常 常 說 , 牙 醫 是 偉 大 的 行 業 ;
他 們 全 心 全 意 服 務 病 人 , 即 使 很 少 病 人 喜 歡 他 們 。
離 開 公 營 機 構 後 , 我 轉 看 私 家 牙 醫 ; 他 用 的 洗 牙 工 具 有 點 不 同 ,
是 一 把 加 了 幼 鹽 的 高 壓 水 槍 , 洗 起 來 痠 痛 感 覺 輕 得 多 。
數 年 前 看 見 一 個 小 孩 子 從 牙 醫 的 治 療 室 走 出 來 , 手 掌 搓 着 右 面 頰 ,
說 : 「 媽 媽 , 昨 天 你 問 我 將 來 要 做 甚 麼 , 我 現 在 決 定 了 , 我 想 做 牙 醫 。 」
「 為 甚 麼 ? 」 媽 媽 問 。
「 如 果 我 做 了 牙 醫 , 」 孩 子 答 道 : 「 就 可 以 替  面 的 牙 醫 拔 牙 了 。 」

19/12/2007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混亂與整齊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讀書報告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