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別悉尼

在 悉 尼 玩 了 五 天 , 我 得 回 港 工 作 。 母 親 跟 大 姊 和 四 姊 去 布 里 斯 本 住 兩 星 期 才 歸 家 。
母 親 等 人 乘 中 午 的 航 機 , 我 乘 下 午 的 。
 吃 完 早 點 , 我 問 : 「 最 後 衝 刺 , 還 有 甚 麼 地 方 好 玩 ? 」
「 買 臘 腸 。 」 母 親 回 答 。
我 以 為 我 聽 錯 了 , 追 問 : 「 我 們 老 遠 從 香 港 飛 來 澳 洲 , 節 目 是 買 臘 腸 ? 」
「 鄰 居 趙 太 太 說 悉 尼 『 黃 家 園 燒 臘 』 的 臘 腸 很 好 吃 。
我 想 買 點 手 信 才 去 布 里 斯 本 。 」 母 親 出 門 前 , 原 來 也 有 做 資 料 搜 集 。
我 們 一 行 七 人 , 就 這 樣 去 了 買 臘 腸 。
看 看 手 錶 , 真 的 要 分 道 揚 鑣 了 。
母 親 拿 着 一 大 袋 臘 腸 , 主 動 走 向 我 , 親 了 親 我 的 面 頰 , 說 : 「 一 路 平 安 。 」
「 你 也 是 。 」 我 回 了 一 句 。
坐 在 飛 機 艙 , 我 摸 摸 自 己 的 面 頰 。
中 國 人 比 較 含 蓄 , 我 想 不 起 上 次 母 親 吻 我 是 甚 麼 時 候 了 。
空 中 小 姐 遞 來 一 條 熱 毛 巾 給 我 抹 臉 , 我 微 笑 道 : 「 不 能 抹 。 」

17/07/2008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最大享受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精神病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