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走各路

余太太陪丈夫覆診,一進來便道歉:「對不起,我們遲到了。」余先生七十八歲,患腳癬和灰趾甲。
「有時候我掌握時間也不準確,」我即說:「你們預約了,也要等候。」
兩老通常準時,我好奇地問發生了甚麼事。余太太解釋:「前兩天又有公屋升降機斷鋼纜。今天出門時,我不敢乘,但丈夫膝蓋退化,不得不乘。擾攘了十五分鐘,才各走各路。」
「大難臨頭各自飛?」我忍不住問。
「不是這樣,」余先生道:「兒子和媳婦都要上班,白天我們負責看五歲的孫女。如果我們一起有意外,孫女便無人照顧了,所以我太太走樓梯。」
不過是乘升降機,好像要生離死別。
「我們經常吵架,」余太太說:「但看他獨自走進升降機,我發覺自己很愛他。」余先生用手輕拍太太的肩。
余太太從皮包掏出一張報紙,指斷纜的新聞問:「有個電機業總導員說,近日天氣寒冷,如鋼纜的質素不好,突然濕度變低和變冷,可導致鋼纜表面幼絲收縮而斷裂。區醫生,你說除了火災警告,天文台是否也應按天氣發出黃色或紅色升降機危險訊號?」

17/01/2009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期望和賠償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進 修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