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個生命  

認識一位私家醫生,他的事業如日方中,卻毅然放下一切,打算飛到巴黎學畫。
「是否受了甚麼刺激?」我像許多人一樣,問他這個問題。
他笑了笑,道:「如果一生人只做一種職業,不是很可惜嗎?」
說的也是。我有一個律師朋友,他兒時第一個志願是當小販;去年夏天,他放了兩星期大假,在港島某商場擺檔賣棉花糖。他說:「孩子們看着我把砂糖放入旋轉機器,捲出一大團棉花糖;那一雙雙發亮的眼睛,很美。」
「錢儲夠了嗎?」我比較現實,問快要去巴黎的醫生。
「省一點,」他回答:「可維持十年開支。」
我點點頭。他計劃周詳,非一時衝動。他又說:「其實每個人都有兩個生命。」
「甚麼意思?」我問。
「每個人都有兩個生命,」他緩緩道:「一個是現實,一個是夢想;人若忽略了其中一個,是天大的浪費。」

22/05/2009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兩個生命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信仰有如婚姻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