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醫生 

這天中午,和牛醫生吃飯。牛醫生不是醫牛的,也非姓牛,而是他覺得自己每天從早到晚都工作,活像一頭牛。
侍應端上頭盤,是我最喜歡的火箭菜沙拉( Rocket Salad)。火箭菜的形狀像火箭,有一種獨特的味道。
牛醫生低頭吃了兩口,慨嘆道:「你看,我真是一頭吃野草的牛!」
「你說它是野草,」我回答:「也算正確。以往火箭菜是野生的,近二十年才大量人工種植。」
牛醫生聽了,沒精打采。我忍不住說:「你是私人執業的,大可縮減開診時間。」
「不行,」他搖頭道:「老婆會批評我懶惰。」
「那麼你其實不是怕做牛,」我分析:「而是怕做一頭被老婆批評的牛。」
「牛的一生,真無奈!」他感觸地說。
「但你是不平凡的牛。」我提醒他。
「為甚麼?」
「你沒有察覺嗎?平凡的牛吃野草,不懂得加入黑醋和乳酪。」我開懷大嚼。

06/08/2009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謙 虛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堅持下去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