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後真言

三叔喜歡和老朋友光叔喝酒。三叔說:「在家喝酒較方便,醉了不用花錢乘計程車,還有專人照顧。」三嬸瞪了三叔一眼。
數杯下肚,光叔的臉泛紅,忽然對我說:「能夠交上你三叔這個朋友,真是福氣。」光叔開始細說從前。
數十年前,光叔生意失敗,被債主逼得差不多要跳樓。三叔把一半積蓄借給他,因而推遲置業計劃。
「當年三嬸有說甚麼嗎?」我低聲問三叔。
三叔沒有回答我,搓搓手掌說:「阿光,都過去了,還提來幹啥?」
「有借有還,」光叔慨嘆道:「是上等人。可惜我做不成上等人,對不起你。」
「你也有還錢嘛。」三叔說。
「只還了三分一。」光叔滿面抱歉。
「盡了力就是了。」三叔安慰他。
光叔想了想,又對我說:「有一段很長的日子,我避開你三叔,不是怕他追債,而是沒有勇氣面對他,直至他走來我家,說了幾句話。」
「三叔說了甚麼?」我問。
「還記得那天下着大雨,」光叔憶述:「他渾身濕透,坐在摺椅上說:『阿光,我是個精明的人,我已失去了金錢,不可再失去朋友。』」
光叔和三叔碰杯,兩人的眼睛都紅了。

03/10/2009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錯誤還是要繼續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愛 酒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