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甚麼要疼她?

「又是她嗎 ?」 早上查房時上司問我 , 面前躺著一個少女 , 臉上塗了不合年紀的化妝 , 左臂接上葡萄糖水點滴 。

「她已有進步 ,」 我樂觀地答 :「這次只是喝醉 , 沒有吃迷幻藥 。」

她叫詠蓮 , 十六歲 , 半年來五次入院 , 前四次都是服用違禁藥物 。

詠蓮的母親趕至 , 她一邊九十度角鞠躬 , 一邊賠不是 , 道 :「又麻煩各位醫生和謢士了 。」 我曾跟她詳談 , 感覺到她並沒有接受過高深教育 , 但待人極有禮 。

同來的還有詠蓮的孿生妹妹 , 她和姊姊的樣貌並不同 , 品性亦幸好不同 , 她們該是二卵性雙胎 。 妹妹長得很清秀 , 文靜端莊 。 老天爺總算公平 , 一個不好配一個好 。

我完成病房的工作 , 走出大門 , 剛巧聽到兩母女的對話 。

「姊姊那麼壞 ,常常氣你 , 你為甚麼還要疼她 ?」 妹妹問 。

 「你看看自己的手指 , 長短不一 ;」母親輕撫女兒的頭髮道 :「把手指放進口咬 , 每一隻都一樣疼 。」指甲。

日期不詳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 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妙 計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