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科醫生

我不喜歡做精神科醫生,但我喜歡和精神科醫生交朋友。
精神科醫生的觀察力敏銳,待人細心,跟他做朋友,乃人生樂事。
精神科醫生大部份時間是和病人談天,然後收取診金;我和他談天但不用付錢,感覺上是白賺了。
我雖然不是他的病人,但短暫的相處,他也可以診斷出我的毛病。他說:「看你以鑰匙按升降機按鈕,接着用火酒噴霧消毒鑰匙,你肯定患了潔癖。」我辯稱醫生有點潔癖是好的,病人受感染的機會也低些。
精神科醫生的腦筋不停地轉,常有新思維。我問最近忙甚麼,他回答:「研究在精神病院內,如果人人都不穿制服,有沒有可能分辨醫生和病人。」
精神科醫生很會說故事。這天午飯後,他說了一則。
一個病人來看精神科醫生,她悶悶不樂地道:「我喜歡羊毛外衣,不喜歡人造纖維,但人人都認為我有問題。」
精神科醫生安慰她:「我也喜歡羊毛外衣啊!那怎算有問題呢?」
「真的嗎?」她雀躍地說:「我終於找到志同道合了!醫生,你愛清蒸還是油炸?」

19/03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自由選擇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失 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