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表白

H醫生念大學時,成績優異。他甚少說話,人們以為他很高傲。
H醫生讀深奧的醫科書可過目不忘,但日常生活中,總記不起人家的姓名,旁人加倍認定他目中無人。
「真是寃枉,」 H醫生對我說:「有邏輯的事物,不費氣力便自然記牢,所以讀書沒有問題。至於姓名,可說毫無邏輯,為甚麼他要姓張,而不是姓李?為甚麼她叫小蘭而不是小菊?」
大學畢業後,他選了病理學作自己的專業。病理學重分析,不大需要見病人。
一年一年的過去,父母催婚無數遍,近乎絕望之際, H醫生宣布要結婚。
未婚妻是同部門的職員。我問她怎會看上 H醫生,她說:「他專注地工作的神情,很動人。」
H醫生不擅社交,我問他如何作第一次表白, H醫生倒大方,公開了故事。
某天,兩人很晚才下班。走出辦公室,一輪明月浮在天空;他如常不說話,她忍不住暗示:「聽說男人的一條手臂的長度,剛好等於女人的腰圍。」
「真的嗎?」 H醫生道:「可惜我們沒有帶軟尺來量度。」

25/04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火山灰的好處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書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