問 題

黃昏打電話到三叔的家,三嬸接聽,道:「他正出席喪禮。」
次天三叔告訴我,唐伯伯去了。小時候,唐伯伯是三叔的鄰居,比三叔大兩歲,經常一起玩耍。
「最近你好像頻頻去靈堂。」我說。
「到了這個年紀,」三叔嘆道:「自己不死,就要常常參加喪禮。」
我輕拍三叔的肩,三叔點點頭,明白我在安慰他。
三叔是個開朗的人,心情很快便恢復過來,他憶述第一次做生意的經驗。那時他只有八歲,唐伯伯和他在草叢捕獲多隻蟋蟀,玩不完,便把細小的送給幾個富家子弟。過了一天,唐伯伯和三叔展示手上更大更壯的蟋蟀,富貴孩子好勝,不甘心人家的蟋蟀比自己的強,於是大灑金錢搶購。唐伯伯和三叔賺得的,足夠吃一星期零食。
「你們聰明得接近狡猾。」我說。
「人生中有些問題,即使是聰明人,也不容易回答。」三叔道。
「甚麼問題?」
三叔說:「小時候,阿唐常常被媽媽問:『你今天去了哪堙H』阿唐長大,成家立室,妻子又常常問他:『你今天去了哪堙H』昨天在靈堂,人們也在問:『老唐去了哪堙H』」

28/05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觀 察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的喪禮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