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想的喪禮

「參加喪禮多了,」三叔道:「也有得着。我已計劃好自己的喪禮怎樣搞。」
「願聞其詳。」我說。
「一定不在殯儀館。」三叔斬釘截鐵地道:「冷冰冰,淒淒慘慘,不合我的性情。親友專程來看我,沒有食物招呼,只給人家一粒糖,怎好意思!」
「那麼應怎樣做?」我問。
「在家堻]靈,朝九晚九,方便親友。食物不斷供應,像新年團拜,大家談談天,追憶昔日快樂時光。最好有真人彈奏樂器,我喜歡琵琶,首選《彝族舞曲》。」
「太開心,會否不像喪禮?」我有點擔心。
「出世之時,圍觀者喜氣洋洋;大去之日,何必哭哭啼啼?」三叔答道。
「在家設靈是可以的,」三嬸這時加入討論:「但要有足夠地方。請你在死前,先清理家中那一千部珍貴藏書、九架相機、五十件攝影輔助器材、三百幅放大了的照片、一百二十種玩具、四十盆大小植物、兩缸熱帶魚和二十三種買了還未用的運動產品。」
三叔望着我,不懂回話。我理性地作總結:「工程浩大,看來你十年內都不可能舉行喪禮。」

29/05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問 題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而處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