遠 行

大姊比我年長十七歲。小時候,她是我的姊姊,也是半個媽媽,給我洗澡,帶我上學。
我念幼稚園時,一天起床,發覺大姊已穿上美麗的衣服,她說要出嫁了。我問她還會不會和我同住,她搖搖頭。我捨不得她,急得差點哭;她輕撫我的頭,道:「儍孩子,每逢周末我都會回來看你。」
我稍感安心,卻見母親哭起來。
八十年代中,大姊申請移民澳洲,那時我念大學,自以為最灑脫的年代。當大姊真的去機場時,我感到憤怒,是誰發明「九七回歸」,拆散大姊和我?
入閘前,大姊沒有撫摸我的頭,因為我比她高。她執着我的手,道:「儍孩子,每年我都會回來看你。」
大姊在澳洲當教師,努力工作,深受學生愛戴,校長多次嘉許,生活美滿。
生命卻無常,一年前,她患上癌病,一切都打亂了。
大姊性格堅強,明知頑疾不能治癒,仍勇敢地接受化療,一種藥物的療效不理想,便轉換另一種。化療絕不好受,但她想換取多點時間跟家人相聚。
她日漸虛弱,痛苦中,她找到耶穌。感謝神!領洗時,我清楚地感到聖神的臨在。
兩天前跟她最後一次說話。我說:「死亡是帶着盼望。這次遠行,你先出發,將來我們在天國再會。」
她點點頭。
理性上,我很接受死亡,但不知何故,淚水卻從心胸湧到眼眶。
今天下午,她走了。
原來理性和信仰都壓抑不了情感。大姊,我是多麼的捨不得你

25/06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← 停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習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