補 習

大姊離世那天,許多遺忘了的生活片段,像荒漠中的甘泉,一下子湧現。
念小學時,我極貪玩。每天中午放學,回家吃個飯,便立刻做功課,通常在一小時內完成,然後跑上街玩。
我從不欠交功課,因為若是欠交,班主任便召見家長,那可麻煩了,將影響玩耍。我做功課,不是為了學習,而是免除麻煩。
只做功課不溫習,成績當然不好。幸運的是我對數字頗敏感,算術是我的強項,因此總成績還可以。
好景不常,有一天父親看我的算術功課簿,發現前一天的習作,五題錯四,得二十分。他狠狠地罵了我一頓。
大姊見狀,即為我補習。花了一個下午,我便明白了。
晚飯時,父親又罵我:「你只愛遊戲,不愛讀書,將來一定做苦力。」
老師說職業無分貴賤。可是我又瘦又矮,人家不會聘用我;苦力做不成,還可以做甚麼?我很是擔心。
這時,大姊開腔:「小弟其實很聰明,『部分求全部』難倒不少學生,我只教了兩小時,他便完全掌握。他不會做苦力。」
「甚麼叫『部分求全部』?」母親問。
大姊舉例:「陳太太有一袋米,吃了七分三,還剩六公斤。那袋米本來有多少?」
母親想了想,大喜,對父親道:「那不容易算啊!看來樂民也不太笨。」
父親乃一家之主,甚有威嚴,我們很少說相反意見。我感激大姊為我出頭,便高聲對她說:「謝謝你大義滅親。」
全家人靜下來。大姊瞪着我,道:「你的算術沒問題,但明天要給你補習中國成語。」

26/06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遠 行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所思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