矛 盾

一個衣冠楚楚的中年男人來看我,他填寫的個人資料,職業一欄留空了。他不願透露,我也不便問。
「哪兒不適?」我先開口。
「沒有不舒服,只想檢查一下。」他低聲地說。
他經常北上尋歡,擔心染了病。我為他檢查,並取了些樣本作化驗。
「既然害怕,為甚麼要玩?」我直問。
「人就是那麼矛盾。」他答道。
「跟太太關係不和嗎?」
「我們十分恩愛。」他堅定地說。
「那麼為何要玩?」
「不滿足。」
「太太知道你去玩嗎?」我又問。
「當然不知道。」他說:「如果她知道,必定很傷心。」
「你愛太太,為甚麼還要做一些會令她傷心的事情呢?」我嘗試了解他的內心。
「我玩得很安全,不染病,她就不知道。」
「沒有『玩得很安全』這回事。只要付錢,人人都可以玩,怎會安全?」我提醒他。
「說的也是,」他點頭表示明白,並道:「所以我來做檢查啊!」
「人很聰明,包括你的太太,她終會知道的。你真的願意用大好家庭來換取一時之快嗎?」我作最後忠告。
他默然。
一個女醫生曾問我:「你知道外星人和專一的男人有甚麼共通點嗎?」
我搖搖頭。
她說:「常常聽到有這類人,但從未遇過。」

31/07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退休年齡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教練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