滿 足

吃過晚飯,三嬸把餐具捧回廚房,我低聲問三叔:「三嬸的生日快到,打算買甚麼禮物?」
三叔未及回答,三嬸在廚房搶先說:「不用問了,我早已絕望。」
女人的耳朵很厲害,即使到了一把年紀。
「為何絕望?」我問。
三嬸走出來說:「去年我生日,他買了一部乒乓發球機說送給我,其實是他自己想玩。結婚後,大部份給我的生日禮物,都是他的玩具。」
「那也不必絕望,」我笑道:「如你所說,只是大部份是他的玩具,還有小部份嘛!」
「樂民,」三叔忍不住開口:「說個故事給你聽好嗎?」
從小便喜歡聽三叔講故事,我洗耳恭聽。
一個女人走到旅館,經理說:「這堣@共有五層,讓你自由挑選。」
女人走上一樓,看見告示牌,寫着:「這層樓的男人,又窮又醜。」女人當然不願停留。
到了二樓,告示牌寫着:「這層樓的男人,窮困但英俊。」女人暗忖,英俊當然好,但做人還是現實點好。
走上三樓,告示牌寫着:「這層樓的男人,富有但醜樣。」女人心媟Q,有錢可以買名牌住大屋,但天天對着醜八怪,也不好受。
女人上四樓,告示牌寫着:「這層樓的男人,富有又英俊。」女人很高興,總算沒有白費氣力。
女人忽然想起,還有一層,上去看看吧!女人喘着氣走到五樓,告示牌寫着:「此處沒有男人,這層樓是用來證明,女人不可能滿足。」

02/10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最不值得愛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肥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