怯 場

學習長笛已經四個月了,每星期跟老師上一節課。
老師的年紀比我小一大截,但很會鼓勵人;我曾問他,我的進展是否太緩慢,他回答道:「算快了,以你的年紀來說。」
如果從醫學角度考核,我的進步是明顯的。第一個月,由於太用力,每吹一分鐘我便頭暈;現在連吹三分鐘,也感覺良好,雖然我不知道老師聽我吹三分鐘有沒有頭暈。
目前正苦練《 Yesterday》。每天下班回家,練習一小時,一星期過去,若給自己評分,應該有六十分吧。
又到上課時間。我在老師面前表演,竟然怯場,錯漏百出,停頓了三次才勉強吹完這首歌。
「我獨自吹時不是這樣的。」我怕老師以為我躲懶,疏於練習。
「這是正常的。」老師安慰我道:「有一次,我在我的老師面前吹笛,嚴重失準,我難過得哭了出來。老師告訴我,若想表演時有一百分,平日練習便要做到二百分。」
我一向以為,音樂家喜歡追求完美,原來他們是追求比完美更完美的境界。
「我觀察到一個現象,」老師又說:「容易怯場的人,通常比較關心別人感受。你一邊吹,一邊擔心人家聽不到美妙的音樂,分了心,便出錯;所以演奏音樂,應該自我一點,陶醉在樂曲中,不用理會人家怎樣想。」
老師走後,我閉目再吹一遍,嘗試自我陶醉一番。
唔,還是不行。
只有六十分的水準,若想陶醉,可能要吃迷幻藥。

13/11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愛的雕塑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暫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