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的午餐

每當我看見醫生走去做跟醫學無關的義工時,我便暗忖:「如果他把當義工的時間拿來在私營市場行醫,賺得的錢,足夠聘請幾個員工服務大眾,那不是更有效率嗎?」
光是想,不會知道答案。這個星期天,我當了兩小時義工,在深水埗南昌邨的仁愛之家,招待客人吃一頓豐富午餐,以迎接聖誕。
仁愛之家由一群充滿愛心的修女打理,提供臨時住所給有需要的人,又招待貧困者吃飯。
是日筵開三十七席,共四百多人,參加者除了宿友,還有生活艱苦的人;長者居多,也有中年和青年。
由於我是新丁,主持人叫我負責斟茶。斟茶並不是想像中般容易,拿着熱水煲,穿插在擠擁的食客中,適時斟茶而不燙傷人家,必須全神貫注,小心翼翼的程度有如做手術。
看見人家愉快地品嚐佳餚,我心媟P到滿足,非金錢所能衡量。
上了三道菜,一個瘦削的中年男人走來,赤着腳,定睛看食物。修女從辦公室拿了一雙拖鞋,遞給男人,又問:「想吃飯麼?」男人點頭。我走遍了每一桌,知道早已滿座。修女卻能在一張滿座的桌子找到座位,那是愛的力量。
德蘭修女曾說:「當一個人因飢餓而死亡時,別埋怨天主不救助他,只怪你我不施援手。」
那天晚上,我終於明白當義工的好處,得益的,不單是受助人。
我反覆思量,作為基督徒,如果連看得見的人也不愛,怎可能愛一個看不見的神呢?

17/12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戒 煙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子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