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 子

勤練長笛五個月,大致能吹出各個音符。
我說「勤練」,而不是「苦練」,是因為對於有興趣的東西,多練也不覺苦。當然,我的鄰居會有不同觀感。
老師說,我的手指尚算靈活,從一個音符跳到另一個,沒有太大困難。可是,我的最大弱點是欠缺節奏感,拍子成為最大障礙。
嘗試過不同方法打拍子,例如最普遍的踏腳,原意是長笛跟着踏腳的節拍,但我的腳反過來跟着長笛去踏。
有人教我在心堶娃ぅ嚏u一二三四」。我一心不能多用,記着數拍子和看樂譜,就忘了指法。
自創了一招「點頭數拍子」,初見成效。練習時,請朋友為我拍下短片;重播,極搞笑。你有沒有見過長笛家吹一首樂曲,有多少拍便點多少次頭?
一個偉大的科學家曾說:「我不是失敗了一百次,而是發現了一百種不成功的方法。」看來,我也快要成為偉大的長笛家。
老師叫我用拍子機,確有幫助,但一關上拍子機,節奏又亂了。世上有沒有一種放在褲袋的拍子震機?好讓我暗中使用而不被察覺。
如果我是極權國家的暴君,我會下旨規定,所有樂曲必須是一拍一個音符,以照顧那些沒有音樂天份的人。
某天黃昏,和三叔去中環吃飯,在街上看見一個賣藝者,用竹笛吹奏《梁祝》,哀怨動人。我放下了十元,心埵釣ЙP觸。
「在想甚麼?」三叔問我。
「他吹得那麼好,」我回答:「也只能在街頭賣藝。以我的水平,可以在哪堛簅t?」

18/12/2010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appledoctors@hotmail.com

愛的午餐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的時候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