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父親對話

我做的夢,通常很清晰。
這個清晨,我夢見和父親坐在城門水塘的大壩上,談天說地。
「如果我生於清朝,你猜我在科舉中能否中狀元?」我問父親。
「不能。」父親一盆冷水潑過來。
「為甚麼?」我不服氣。
「因為科舉以毛筆字作答,你的字太醜了。」父親直指要害。
「作答時,我第一句便聲明:『人不可貌相,文章亦然。』」我早已想好對策。
「你的文章以搞笑居多,欠認真,必定名落孫山。」父親道。
「我估計大多數考生的答案都很嚴肅,評分的官員一定被悶壞,忽然看到我的輕鬆小品,說不定會眼前一亮。」我樂觀地分析。
「你做夢罷了。」父親搖搖頭。
「看粵劇時,我常有疑問,為甚麼一個書生憑作文中狀元,就可以立刻當法官審案?他又沒有念法律。」我問。
「公堂上有師爺,他會給提示。」父親答道。
「你的意思是,師爺其實比坐正中的官更懂法律,那麼,為甚麼不由師爺當官?」我追問。
「因為師爺的文章寫得不夠好,沒有中狀元。」
我思考了一會兒,仍然不明白當中邏輯,但我很享受和父親對話。我說:「這裏真好,我們天天來吧!」
父親以慈愛的目光看着我道:「如果天天來,你就不會珍惜。」
我正要抗辯,夢醒了。小几上的鬧鐘指着清晨五時,旁邊是先父的照片。

08/04/2011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迎接清明節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大吉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