援 助

黃伯是我兒時的鄰居,他和太太沒有孩子。從小我便愛吃玉蜀黍,黃伯久不久走來我家,說多煮了一根玉蜀黍,問我要不要。我歡天喜地跑過去,捧着金黃甜美的玉蜀黍吃個不停;黃伯看着我,微微的笑。有一次,我在菜市場遠遠的看見黃伯,他向小販買了一根玉蜀黍;當天黃昏,他又走來我家說多煮了一根玉蜀黍。
一轉眼,數十年流過,黃太太去世後,黃伯租住一個細小的房間,生活頗艱難。
黃伯患糖尿病,在公立醫院覆診,偶然因其他問題來看我。我想給予支持,他總推卻,並說:「你不收醫藥費,我已不好意思了,怎可以再要你的錢?」
「我想報答你送我玉蜀黍。」我誠懇地道。
「何須報答?」黃伯堅稱:「不過是偶然多煮了的玉蜀黍。」
黃伯一生勤奮,晚年卻依靠綜援過活。他說:「確是失了預算,沒想過自己那麼長壽。」
積蓄本來足夠養老,但黃伯待朋友太好,誰有麻煩,必盡力協助,最後一筆錢也給了同鄉。
這天為黃伯診症後,我問:「待會便回家嗎?」
「不,還得去銀行。」
「去銀行做甚麼?」我追問。
「昨天看報,」黃伯答道:「有個獨居老人患了癌病,沒有錢買昂貴的藥物。我想捐一點到報章的慈善基金。」
「但你的經濟也很緊張啊!」我直說。
「少一百元,我不過是少吃一點。人家缺錢買藥,會死。」黃伯道。

16/04/2011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當老鼠遇上貓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肉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