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遊

上星期和朋友遊台北。一行五人,為了體現平等和團結,每人可提出去一個景點,其他人不得反對。我說:「動物園。」眾人瞪着我。
我喜歡動物,總有一天會去非洲看動物大遷徙。在此之前,只能遊動物園。
台北動物園佔地甚廣,收費低廉,成人入場費只是港幣十多元。
動物園設計者把握每個教育機會。我上廁所方便方便,面前也有一個小牌寫着:「為甚麼糞便是咖啡色?」
我在心裏回答:「人的糞便本是灰白,膽汁卻是深啡,所以把糞便染成咖啡色。」瞄瞄答案,全中。
眾人圍着動物園地圖研究,決定主力參觀企鵝館。不是因為特別愛企鵝,而是中午氣溫高達攝氏三十六度,企鵝館應該有冷氣。
在自然環境中,企鵝的天敵是海豹、海獅和虎鯨。企鵝於沿岸聚集,海豹靜靜地在海裏巡游,然後從下而上吞噬近水面的企鵝。不過健康的企鵝通常游得比海豹快,體弱生病的企鵝才會被吃掉;這是大自然規律,物競天擇。
展覽板提出一條問題,我看了,走去問朋友:「海豹、海獅和虎鯨會吃企鵝,為甚麼北極熊不吃企鵝?」
朋友中有大學講師、高級行政人員、設計師等等。他們有的說因為北極熊獨愛吃魚,有的說因為北極熊游泳速度慢,我聽了只管笑着搖頭。
「答案是甚麼?」他們洩氣地問。
我懶洋洋地回答道:「北極熊在北極,企鵝在南極。」

11/06/2011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喪親之痛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錢包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