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度人

一個印度人走進診症室,我以英語跟他說早,他用純正廣東話回答:「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。」
診症完畢,跟他閑聊一會兒。我問:「在香港,有沒有遭歧視?」
「香港人的內心很友善,只惜太忙碌,無暇表達出來。」他想了想,續道:「不過有一次,我走進商店,一個男售貨員對女同事說:『阿差很麻煩,由你招呼吧。』我假裝聽不懂,以英語購物,完成了,轉身用廣東話對男售貨員說:『其實我也不算很麻煩啊!』他尷尬得想找個地洞鑽進去,我哈哈笑着離開。」
印象中,印度人看醫生喜歡議價。這個病人解釋:「在印度,幾乎所有買賣都可以議價。印度人不是特別貪婪,議價只是生活習慣。」
多交流,多了解,不同民族也可以融洽相處。我們去外國不希望受歧視,我們在香港便不應歧視少數族裔。
印度人頗有幽默感。有次乘飛機,一行四個座位,我坐在最左,旁邊是個裹着頭巾的印度人,接着是個白種小女孩和母親。
小女孩定睛看着印度人,問:「你是不是阿拉丁神燈裏的神仙?」
印度人笑了笑道:「正是。你有甚麼願望?」
小女孩說:「我想去迪士尼樂園,媽媽答應了,所以暫時沒有其他願望。不過,我想問一個問題。」
「隨便。」燈神說。
「你是燈神,」小女孩問:「為甚麼不坐飛毯,要坐飛機?」

19/06/2011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保衞家園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醫生來港執業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