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熱,好辛苦

七月一日,氣溫三十多度,和幾個朋友參加遊行。
三時半到達維園,在足球場等了一小時四十分,才能走到出口。帶去的一瓶水,還未正式起步便喝光了。
究竟有多少人參加?我沒有準確的統計方法。零三年我在維園等了兩個半小時才可出發,那年有五十萬人;今年的人數也是巨大數字吧。
遊行前一天,母親問我:「政府的替補機制新方案,不是很接近你的想法嗎?為甚麼還打算遊行?」
我告訴她,數天前,官員堅定地說,替補機制「切實可行」,才過了一天,政府就提出新方案。照道理,新方案也是「切實可行」吧。既然不止一個方案「切實可行」,便應公開諮詢,非匆匆立法。
若實施替補機制,市民由投票補選新議員,變成不用投票,這是重大轉變。區議會選區劃分,尚且公開諮詢;替補機制具爭議性,怎可能不公開諮詢?
人群中,遇上 L醫生。曾跟他在同一所醫院共事幾年,他是個溫和的人,從沒有看見他動氣,平日不大談政治。連這樣的人也要上街,政府和議員都應想想,為何發展至如此局面。
走了四個多小時,好熱,好辛苦,值不值?遊行的時候,不知道政府最終會怎樣做,但我能做的,都做了。人生不過數十寒暑,若要埋沒良心來獲取利益,那才不值。
但願來年的七一,不會再被迫上街。老實說,我很怕辛苦。

08/07/2011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作家夢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變相公投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