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象中的紐約

認識一位新朋友,他也是醫生,在紐約執業。他問我有沒有去過紐約,我禮貌地回答:「去過一次。紐約是個有趣的城市。」初次見面,不宜批評人家居住的地方。
「有趣在哪裏?」他追問。
被他這麼一問,我得用心想想。
那年我剛大學畢業,實習前和母親飛到美國探望姊姊。姊姊領我們遊紐約。
紐約給我的第一個深刻印象,是壯觀的高樓大廈。
你或會問:「香港沒有高樓大廈嗎?」
香港有高樓,但沒有大廈。香港的高樓通常很「瘦」,像患了厭食症,高度和闊度不成比例,失去穩重的美感。
「母親午睡時,我帶你去一個地方。」姊姊對我說。
她和我走到一條街,性商店林立。姊姊道:「你快要當醫生,這些事物你必須認識。」
我在商店內大開眼界。
為了節省金錢,我們入住小旅館;該區的治安似乎不大好,入夜後只有兩三個黑人站在街角抽煙。
母親、姊姊和我同住一個房間。忽然傳來「碰」的一聲,我猜那是槍聲,姊姊卻安慰母親:「美國人的汽車保養欠佳,常常爆胎。沒事的,快睡。」
過了片刻,再傳來「碰、碰、碰、碰、碰」。
姊姊說:「又爆胎了。別擔心。」
母親甚精明,憂心地問:「如果是爆胎,為甚麼是五下聲響?」
姊姊的反應也快,回答道:「這次連後備胎也爆了。」

10/07/2011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杜絕變相公投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到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