汪洋中的一條水草

以往逛書展,感覺很擠很累。今年改變策略,星期天吃過晚飯才出發。由於次天要上班,會場的人潮減退,舒服得多。
去年買了一大堆書,一半還未翻過;今年謹慎行事,結果只買了兩本。
一是物理學家 Stephen Hawking和 Leonard Mlodinow合寫的《 The Grand Design》。聽說這是一本很大膽、很坦白的書,涉及宇宙的出現是否真的需要一個造物主。
幾乎所有人都曾思考宇宙如何出現,我不會天真地期望讀完這本書便知道答案,但聽聽頂尖科學家怎樣說,不管同意與否,也是好的。
另一本我買的書,是《最後 14堂星期二的課》。此書全球售出數千萬冊,又拍成電影和改編為舞台劇,內容應該吸引。
「為甚麼不買英文原著《 Tuesdays with Morrie》?」外甥女問。
「因為懶惰。」我答道:「讀英文書,要集中精神才能明白;看中文書,悠閒寫意。」
多年前,一個編輯曾對我說:「你的書很暢銷。」我沾沾自喜。可是走進書展,便像掉進大海,自己不過是汪洋中的一條水草。水草提供食物和氧氣給其他生物,有它的存在價值,但水草就是水草。
我其實不介意自己是水草。認清真相,人變得謙虛和快樂。
偶然碰見驕傲自大的人,如果對方年過四十,我總抱同情態度。都幾十歲了,還沒有看出自己的不足,值得同情。

30/07/2011      By Dr. Au Lok Man

撰文:區樂民醫生    摘錄自:蘋果日報

[email protected]

宗教的疑惑

╭☆ 歡迎光臨 區樂民 醫醫筆寫 ★╯

白 →